法老响叮当

(迷人病①)蜂蜜酒

☞r18成分有,不适者注意。

☞闪咕哒←迪卢木多

☞夜澜小天使明天就要去军训了,所以想把这个系列第一篇送给她。她对我的意义很大,愿美味咕哒君使你撑过辛苦的军训。



军训加油

他的指尖带着蜂蜜的香气。

迦勒底坐落于常年飘雪的世界一隅。纷纷扬扬不曾停息的大雪是藤丸立香透过走廊圆窗看到的最多的风景。

月光凄清,照在身上只让人感觉到有如透骨的寒意。

藤丸立香披着厚重的带着毛绒边的深蓝色披风,整个人裹作一团靠着玻璃静坐。走廊的感应灯只留下最靠近自己的一盏散发莹莹亮光,因为是夜间,照明亮度也只保留在不会让人在行动间摔倒而已。若是有声响,比如人来回走动,亮度倒回自动调节到白天的照明亮度,但在唯一一个人也只是静坐在窗沿上的情况下,就只维持在这样惨淡的亮度了。

外面的雪纷纷扬扬,藤丸立香却感觉不到寒冷。蔚蓝色的眸子在光与影的分界线里莹莹闪着亮光,就像一汪在月光下缓慢推动波纹的湖水,静谧却绝不死气沉沉。

怀里是从罗马尼那里拿来的蜂蜜酒。甜腻的香气和划过喉道带来的些许灼热感让少年欲罢不能,无端的,便想起了绿衣轻甲的战士、枪兵。

透明的烧瓶一样的酒瓶里残酒晃动流转,在月光下亮晶晶又剔透,简直可爱极了。琥铂色的酒液令藤丸立香想起了迪卢木多蜜色的眼眸。当初只是在特异点和玛修他们共饮过美酒庆祝,但无意间品尝到英俊有着光辉之貌的从者递过来的酒杯里的美酒,便立刻让立香印象深刻。连续的战斗不出来会让人产生多余的风花雪月的遐想,但宝贵的休息时间里,立香无意间看到罗马尼的珍藏便怎么也止不住品尝的念头。

“欸?你也喜欢吗?这是蜂蜜酒啦,我的私藏哦❤那么喜欢吗?嗯……不要跟别人说哦,呐,这一瓶就送给立香君啦~”爽朗脱线的医生抓抓蓬松的马尾,便想是交付珍宝一样把剩下半瓶蜂蜜酒赠与了立香。

郑重其事地将其收好,之后一直碰不到合适的机会就这样搁置在my room里了。

之后紧急的训练和由从者带来的大大小小的事件占据了人类最后一位御主的大半时间,这瓶酒也就一直留到了这样的一个夜晚。

无眠的,宁静的夜晚。

好奇于平日时常伫立在这里的马修眼里的风景,藤丸立香在这样一个无眠的夜晚选择带着酒前往这里细细品尝。





“哼,竟独自在这里饮酒吗?杂修!”

金光闪闪的英雄王突然在窗边现形,金色的大块耳坠和颈间厚重的黄金项链在月光下熠熠生辉。光与影之间,就是这光辉也盖不住他的英武容貌和姿态,深红的眸子和胸膛上的红色神纹是盖过黄金使人第一时间注意到的存在。

对这样的相处模式习以为常,年轻的御主向着最古之王抬眸一笑,举起手里的酒瓶,“要一起喝吗,王?”

蔚蓝色的眸子眸光流转,微醺的醉意让过分白皙的面颊泛起微红,恳切又随性,原本应该在日常里习以为常的姿态此时却想被这深夜,这月光赋予了魔力。

深红色的眸子里瞳孔骤锁了一瞬,就像是发现了什么中意的猎物。金光闪闪的英雄王开怀大笑:“本王有更好的主意。”

全文见这里

迦勒底不懂人心

“这件是给太太的,这件是杰克的,这件是玛丽的,这件是酒吞的……”捧着大大小小的外套长袍,青年御主一边走着一边思考自己的措辞。
为了让迦勒底继续运行工作,为了修复人理,这些工作……目前是必须的呢。 ​​​

高兴完头几秒,突然意识到,泳装,不夜城,尼托……emmmmmmmm

100个?我手里握住了希望!???

当看到海伦娜掉了两个金箱子我就有所预感了!!又掉礼装了!!

(马斯塔告解室)吾儿叛逆伤我心

☞内含银魂梗,小玉和一千日元告解室。


☞马斯塔的my room在迦勒底英灵多了以后彻底变成24h告解室前提设定。


☞无对话描写


迦勒底走廊里静悄悄一片。


大扇的圆窗外面,明月高悬。


一道人影映照在走廊的墙面上,轻快迅速地朝着御主的my room移动。


此时咕哒君和金时已经陷入睡眠。


并排放置的两个枕头上面,是相抵而眠的两颗脑袋,金色和黑色的发丝相互纠缠在一块儿。床头柜上一副风格浮夸的墨镜和迦勒底出品平板放在一起,衣架上一套魔术礼装和旁边狂气酷霸拽的机车服并排挂着。my room里面的一切都在静静地沉睡。


身材高大的长发女性英灵悄无声息地进入御主的寝室,一通环顾之后,双手交握压放在胸口,一双紫眸似是悲伤似是欣慰地注视着床上的两人。

“啊呀……咕哒君也是个善良勇敢的好孩子呢❤和金时是这么好的朋友……妈妈真是欣慰……但要是那些惹人生厌的虫子……虫子,还是除干净了的好!”


发现金发的高大从者像是恶寒一样朝黑发的御主方向凑近了一点,潜行进来的女性从者若有所觉,“哎呀,因为过于在意反而忘记了时间呢。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金时讲的话像是冰锥刺入我心底。妈妈真的很受伤……如果是咕哒君的话,一定能理解妈妈的烦恼吧?”


留下慈祥的一瞥后,源赖光就像来时一样再次悄无声息地离开了。

咕哒君的告解室今后也会热热闹闹呢。



↓↑↔↖↙↗↘←→→←↘↗↙↖↔↑↓
深夜睡不着,短打一发。
如果奶光能来,那是再好不过。





卧槽!突然掉礼装!

二姐真棒。双孔明加二姐,技能和宝具以及马斯塔物理魅惑搭配使用,青鬼连开大的机会都没有!

图源微博kohmen太太,感谢太太和汉化组。
盾女主

买一晚(闪咕哒)

☞灵感来源:群里和小天使们的聊天(捏捏小熊猫肉翅),截图见末尾。


☞非py交易,成人间的游♂戏。


☞微博地址买一晚

酒入喉头心作痛。


琥珀色酒液从经过低温处理的杯子滑进咕哒君嘴里,香醇热辣的酒液点燃了身体的热度同时也让理智蒸发。


舞池灯光和晃动人影变成摇晃的斑斓色块,震耳欲聋的音乐让耳膜阵阵轰鸣,推开爬伏在臂膀上小动作不断的热辣女郎,咕哒君摇摇晃晃站起来要去厕所解决生理问题。


二世祖的身份让咕哒君可以在想要为所欲为的时候提供便利,可是舞池、酒精和美女的滋味对于自己来说也没有多么特别美好。


咕哒君已经想要回家了。


甜软细腻的布丁,阿姨擅长调制的低酒精果汁饮料和超大屏显示器的绝佳游戏体验在咕哒君心里远超现在不知所谓的混乱状态。咕哒君已经拒绝去回忆是什么让自己一气之下来体验这种以前敬谢不敏的夜生活了。

“啊呀!”摇摇晃晃地咕哒君迎头撞上了一个人。


抬头看过去,是一个身形修长的金发男人,头上的疼痛感让咕哒君明白对方身上结实的肌肉和饱含的力量。金色的大块耳坠不住晃动,在走廊灯光下面闪得眼睛痛,颈间的大串黄金项链就更显夸张啦。


——这个人,是要把黄金穿在身上吗?!


热意卷携酒精不断蒸腾上来,理智挥发。咕哒君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只知道对方听完后露出了笑容。


视野里男人的面容像是被薄雾轻纱阻隔,总也看不清,但那双比自己见过的任何珠宝还要美丽的红色眸子里的趣味和凛冽绝不会令人错认。


“很有胆量嘛,杂修!”



咕哒君不知道此时自己在吉尔伽美什眼里有多么诱人。


被抓乱的黑色短发张牙舞爪出俏皮弧度,白皙的脸蛋此时一片潮红,让他想起甜美多汁的血桃——粉白细腻的表皮下面,是鲜红艳丽的果肉,散发着引人品尝的甜腻香气。蔚蓝色眸子此时满盈着水汽,努力瞪视企图看清眼前,却像是刚出生的猫仔,一点气势也无只会觉得令人怜爱。


纯情又艳丽。


这是吉尔伽美什对对方的第一个评价。


因而,在听到那句“喂,随便你开价,陪我一晚。”后,吉尔伽美什脸上才会展开危险又愉悦的笑容。


就像是冷血盘踞枝头的蛇看见撞在树干上的幼猫,血红色的竖瞳里一点点浮现兴味。


“很有胆量嘛,杂修!”


用我(王)的财产来愉悦我(王),很敢说嘛,杂修!



至于第二天咕哒君在总统套房里醒过来,发现浑身上下像被压路机碾压过一样没有一处不酸痛,在看到腰上泛青的指印和脖颈胸口上细密红痕后石化……那就是后话了。

床头柜上。


盛装着一点暗红色残酒的高脚杯下。


一张金光闪闪的纯金打造名片正静静等待被人发现。


上书——吉尔伽美什。


最近手感不好,具体肉来日再补。